真人百家乐

【原创bl】注:故事背景及内容纯属虚构

作者:真人百家乐  来源:ag8真人  时间:2020-05-19 19:48  点击:

  教官严厉的眼神像是要从他身上看出洞来,右手大拇指指了指右面的操场说:“十圈。”

  所有人在心里唏嘘,有些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只是没有人敢出声提醒这个倒霉的孩子。

  那孩子猛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头迅速将着装整理好,“对不起,教官,没有下次了。”

  早上这个时间,是晨练的时间,全校学生都将列队在操场上跑圈。也就是说,所有人都会看到某个因违纪被罚的学生。

  往常被罚的都是些爱捣乱的脸皮厚的坏孩子,而今天的当事人竟是因为系错扣子而被罚,这的确令人不好接受。

  孩子也有些手足无措,就在他大脑发热,思绪空白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令整个事件陷入僵局的决定。

  他指着第一排的那个留有半长头发的男生说:“他的头发过长,不合规定 ,教官,我要求让他同我一起跑!”

  那孩子只是想找个同伴一起被罚,以显得不那么尴尬,然而,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

  司徒禹正忙于各项访问事宜,自然没有时间来管司徒绫和安泽宁。为了让两人不太“闲”,于是就以“锻炼锻炼”为借口,安排两人插入新生的训练队伍,让他们体验一下军校生活。

  体验终究只是体验,体验的过程可是不允许出任何差错的,这一点,领导都是和下面打过招呼的 。

  显然,有着“我爸是李刚”范的官家子弟,绝对不能得罪,而要是驳回那孩子的要求,这些半大的孩子们可就不一定制造出些什么影响不好的谣言了。像那些类似于“势利”,“欺软怕硬”的评价就和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说不定哪天有些什么灾祸就降落到自己身上了。

  “教官!” 人群中发出的声音,声音不大,却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突兀。

  “第三排左数第五个的领子内翻,第八排最右边的袖口沾有墨迹,倒数第二排左数第二十七个发尾有烫过的痕迹……您要罚的话,就请一起吧?”

  教官勃然大怒,“小子们!翅膀硬了是吧!所有人早饭后到会议室集合,今天就教给你们什么叫做军中纪律!现在,赶紧给我晨练!”

  听到这话,学生们都松了一口气,会议室中的思想教育,总好过没完没了的体罚。

  教官那颗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某个猖狂小子的无礼话语,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司徒绫看到了,那个给人吊儿郎当的感觉的俊俏男子;那个口袋微鼓,手在口袋里漫不经心的玩弄着魔方的天才少年;那个Night Sky 最爱惹祸的花花公子。

  所谓Night Sky,明里是新闻界的后起之秀,暗里则是地下圈子里有名的军火大鳄,老板名叫本·夏洛克。

  ‘啊,目标锁定。’司徒绫如是想着。2019-12-02 19:11:002楼(34)所谓计划不如变化,教官的思想教育课终是没有机会开展。

  像是给世界蒙上面纱,婀娜的女子增添了些神秘的色彩。只是那精致的窗,光晕透过窗帘,又别显一番风韵。

  Gagon 坐在靠窗的位置,本就无聊的他,漫无目的的向楼下张望。他看见那模糊的撑着伞的身影,神情变得严肃。

  Gagon 紧盯着那身影,跟随他的步伐,视野便被大理石材制的柱子挡住了。调整视角想继续观察,眼前却空无一人。

  Gagon 皱了皱眉,低头喃喃自语:“难道撞鬼了?”2019-12-02 19:13:003楼(35)司徒禹的演讲,在一片掌声中结束,师生们,领导们,有秩序的退场。Gagon 却一直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没有动,也由于那是个不起眼的角落,没有人注意到他。

  一位刚刚出去接电话的领导接完电话后风风火火的走进来,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啊,真是抱歉,刚刚接到通知,校长要召开紧急会议让现在到办公大厅集合。”那人走进交流圈,“司徒先生,刚刚的演讲精彩极了,想必您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就在这时,一位一直坐在第一排的小个子学生站起来——他也是会议室中除了Gagon,留在会议室的唯一学生,显然,他没有发现Gagon。

  “司徒先生,”小个子学生追上走到门口的司徒禹,“司徒先生,对于您刚刚的演讲,我有几个有问题的地方,可以帮我解答吗?”

  小个子学生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直到领导们都下了楼,周围除了两人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小个子学生才结束了提问,道了声谢,飞快的消失在了司徒禹的视线中。

  司徒禹皱起眉,心想‘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是提前安排好的,要把我自己丢在这里……可能有鬼。’

  司徒禹缓慢的移动脚步,出了会议室,进入走廊,皮鞋与地板碰触的声音,在这狭长的走廊中出现回声,显得有些诡异。

  终于来到楼梯前,司徒禹停顿一下,迈下第一个台阶,忽然间,背后出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司徒禹知道,他被人推下了台阶。

  随着“哐噹”的声音,司徒禹从楼梯上跌了下去。然而更为糟糕的是,楼梯下的那扇窗户,被人敲碎了!

  司徒禹由于下落的惯性,身体沿着窗户边划出去,后背被窗沿的玻璃划出几道口子,眼看司徒禹将从这十五层的窗户掉下去,袖口却被窗沿的玻璃挂住,岌岌可危。

  Gagon是尾随司徒禹出来的,离司徒禹有一段距离。Gagon 先是看到一道黑影从楼梯口飘过,刚想追上去,便听到司徒禹跌下台阶的声响,心中暗叫不好,迅速向司徒禹的方向奔去。

  Gagon眼疾手快的在司徒禹掉落之前,拉住他的手,从死神的镰刀下夺回了他的命。

  “司徒,还活着吧?”将司徒禹救上来后,Gagon松了一口气,恢复常态调笑到。

  “啊……嗯……谢啦,伙计。”刚从地狱门前走了一圈的司徒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这是又得罪了什么人?这么大怨气,你不会是枪人家老婆了吧?”Gagon 将瘫在地上的司徒禹扶起来,“还能走么?”

  “嗯。”司徒禹大言不惭的将全身重力都压在Gagon身上,“你扶着我,应该可以。”

  “……脸皮厚的可以啊。”Gagon无奈道,“走,先把你送回去,再去医院给你拿药。”

  “嗯,先别走漏消息。我可不想被安上被谋杀的头衔……话说,”司徒禹反应过来,眼神变得锋利,“你怎么在这儿?”

  “c?我t_m毛儿都不知道还我们?”司徒禹也贴着Gagon的耳朵低声说。

  “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嘛。”Gagon开始撒娇,司徒禹果断把他撇到一边去了。2019-12-03 19:40:004楼(39)Gagon 把司徒禹送回住处后,便出去给他拿药。

  司徒禹身后火辣辣的疼,他也不管咕噜咕噜抗议的胃,将全身浸入充满冷水的浴池,接听福克兰打来的电话。

  “什么?你出事了?刚才克斯顿上将给我打电话来,说军校里有人谎报召开紧急会议的消息,他怕有什么阴谋在暗地里开展,托我查一下。怎么,司徒,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什么人做的?”

  “嫌疑人的话,还真有,应该是一伙人。托住我问问题的学生,谎报消息的那个——他应该是学校内部人员,把玻璃弄碎的和把我推下楼梯的那个。”

  司徒禹身边散发出强大的黑暗气场,有种死神的味道,“福克兰,把背后那些兴风作浪的滚_蛋揪出来,然后交给d.e去办,我要他们和世界说再见。”

  “目前死不了,你要是真关心我,就给我找个女人解乏,要眼大腿长皮肤白,总之,要漂亮……嘶……”司徒禹调侃的话被胃里翻江倒海的痛处打断。

  忽然,开门声响起。司徒禹以为出去买药的Gagon回来了,条件反射,说,“Gagon,帮我下……”

  “医务室的护士小姐开了药,让我送过来。还有,那个给你去买药的人,我在路上遇到了,就让他先回去了。不过他强烈要求让我看着你吃药,你吃药还用人看?”司徒绫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说着。

  “……”司徒禹没有反应。‘医务室与医院是相反方向,如果遇到,那么就是在楼道里或是楼下……那么,按时间来说……他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又听到了些什么?照这样推算,他应该听到了全部……真糟糕。’

  司徒禹看着司徒绫手上的药,盯着他离开,若有所思,‘看来,犯罪团伙成员又多了一个,一个提前知道受伤消息的护士小姐。’

  “好久不见,Gagon。本竟然让你独自来,他还真是放心。”司徒绫斜靠在真皮沙发上,为窝在对面沙发上的Gagon倒了一杯路易十三。

  “喂,喂,我亲爱的绫,你这话里的讽刺真是绝。”Gagon玩着手里的七阶魔方,“对了,老板让我将赞赏带给你,你竟然能想到来奥斯维新做买卖,真不愧为天才的朋友。”

  “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自恋的。”Gagon依旧将注意力投入在魔方上。

  “到底是我自恋还是你自恋啊。”司徒绫颇为无奈,“不过话说回来,还真要感谢克林尔少尉,要不是他将我哥的计划书让我转交,我也不可能想到奥斯维新这个好地方。”

  说着,司徒绫将一把精致的,反面雕刻着紫罗兰的钥匙放到酒杯里,金黄色的酒水反射着月光,银质的钥匙也散发着莹莹光泽,别是一番趣味。

  Gagon接过酒杯,将杯里的酒咕噜咕噜的喝尽,将钥匙倒出,舔尽上面残留的酒。“说实话,我觉得汽水比干邑好喝。”

  “哼!小爷我乐意。”Gagon捶了捶沙发,“这三千只小蜜蜂终于可以去采蜜啦!火力超强,它们准会为我们带来丰厚的利润,我都迫不及待了,看来今年我的分红可少不了。”

  忽然,门口的叶子微微颤动,Gagon放下手中的魔方,缓缓走出门,四处张望,最后蹲在花盆前,指着花盆中光秃秃的石头喊:“哦,这里有一只大蚂蚁!”

  Gagon哈哈笑起来,回到房间,顺手将门关闭,压低声音说:“他是国王那边派来的?”

  “所以就狗急跳墙,找上你了?”Gagon挑挑眉,又装出一副大公无私的表情,“别让他死的太惨哦,你可是因为他才找到来这里的理由的。”

  这座城市的郊区地带,显得格外冷清。这方圆十五里内,就只有一座庄园,它的主人,叫做Sly 。

  此时,庄园主人正在接待一位美丽的小姐,克莉丝——Night Sky老板本·夏洛克的女朋友。

  “嗯哼,在我们刚认识不久,偶然提起的。因为我曾经也是我也是国人嘛。况且,也不是什么丑闻。”

  “……Sly,一个拥有外国姓氏的人,在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很难进入这个国家的权利中心。”克莉丝眯了眯眼睛说,“所以……你是故意的吧?把司徒逼到这种狼狈的境地。”

  克莉丝冷笑两声,噘着嘴说,“别不承认,不管是七年前透露给司徒那个女孩和别人发生关系,还是这次让那个可怜的孩子撞见交易,你一直,都是故意的吧?”

  克莉丝话锋一转,“不过在我看来,你做的真是太正确了!我也不喜欢他那张正直哥哥的面具,比起‘兄友弟恭’,我更喜欢‘兄友弟攻’嘛!”

  司徒绫知道,克莉丝那句脱线的话,只是为了调节气氛,显得不那么尴尬。真话后面紧接着发疯,很巧妙的避开了锋头。

  “那是什么?你前些日子看过的黑社会和政客的耽美小说么?哦,亲爱的克莉丝,你不会就是那传说中的腐女吧?”

  克莉丝呵呵笑到:“什么嘛!人家才不是腐女,人家只是喜欢恰巧看你们在一起。”

  “司徒家的名声,在黑道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放弃司徒家对司徒禹来说是下下策,可对于我来说,可是上上策。那么,你们Night Sky又是怎么想的?”

  “哈哈,我想,你误会了。我们不出手,只是因为我们相信司徒有他自己的打算。”

  “Sly,在这里我还是要提一句——别太过火。你应该知道司徒与我们Night Sky的关系……如果……”克莉丝压低声音说着。

  “我知道,你们和司徒禹交情很深,单凭他持有Night Sky的股份便能判断出来,要是严格说的话,他也是你们一伙的。如果司徒禹真的想杀我,Night Sky也会不择手段。”

  司徒绫耸耸肩,又笑起来,“他不会的。若连这点度量都没有,他是不会在政界拥有如此大的权力,也不会赢得你们Night Sky的青睐。”

真人百家乐

上一篇:仪表盘骨架ABS橡料VW232福泉


下一篇:奔驰V260加长版价格19款尊贵加长版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