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百家乐

【星球大战】【SW】《漩涡》(loop梗AOobikin)32

作者:真人百家乐  来源:ag8真人  时间:2020-09-12 21:06  点击:

  其他:恢复更新,原链接在sy,基本同步。感谢beta的blesssr姑娘@Blesssr,几经修改。

  他鹰隼般锐利的眼睛刺破欧比旺痛苦的虚幻回忆,将他拖回这个残酷的现实。穆斯塔法的熔岩全部消散,只留下医疗室飘散的巴克塔味。

  “他是天选之子,也是我们之中最强大的绝地。我们昨夜已经争论过此事,欧比旺,为了尽可能地利用他,你应该让他去监视西斯大帝。你也赞成了——”

  “不要让他在帕尔帕廷和我之间选择,”欧比旺打断了他,像在重复,又像在咬紧牙关。他的喉咙磕磕作响:“这是一个错误。”

  欧比旺注视着云杜,陡然间,他觉得力气从身体里全部流走。他意识到,没有人能真正听到他心底埋葬翻滚的绝望怒吼与尖叫。

  梅斯不会理解他为何要放弃……天选之子……他不理解欧比旺体内燃烧的仇恨,更不懂他的绝望。因为梅斯云杜没有经历那样的坠落,他亦不懂欧比旺曾亲眼见证的那三次遍体鳞伤。

  但云杜大师觉察到了他的疲惫,从金色眉间灌入苦涩的语调:“这不该是一场争执,梅斯。”欧比旺的声音沙哑,也因此它如此真实,令人感同身受,“我们没有时间。”

  云杜曾在无数其他绝地身上见过这样的破坏,来自这场似乎要持续到永无宁日的战争。但他不曾指望从老友的脸上看到,他情不自禁得缩紧下颚。

  “梅斯,如果你知道……”欧比旺轻声说,直到话语出口一半才猛然发觉,他掉落到记忆之中的那场对话,“能牺牲我一个人换来战争的提前一天停止,你会这么做吗?”

  只是,这一次,最智慧的尤达大师并不在场,在场的只有两个坚毅绝地之间与他们的博弈。一股庆幸突然穿梭过欧比旺的身体,因为云杜暗示的那个计划还未实施。

  没有哪一刻,欧比旺如此清楚地意识到他回到了过去——他在与时间,与命运斗争。他的胃因为回忆起的感觉而紧紧缩起。

  “我会的,”云杜大师回答他的问题,和尤达大师如此相似,几乎一字不差,“就像你也会这么做。无论是牺牲我,或者尤达大师,或者任何一个绝地,只要能提前终止战争。没有一个人会产生犹豫。”

  有那么一刹那,欧比旺觉得那股相似的坠落感再度浮上心头。那些尸体从过去的梦魇爬出来,轻易地捉住了他,他眨了眨眼,它们被原力带走了。“可是,”云杜继续说,“我不理解这与天行者的秘密任务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没有信心赢得那一个选择?”

  欧比旺仍没有完全成功,那一小段埋藏深处的回忆倒灌而回。记忆里的一切还栩栩如生,仿佛就发生在片刻前。夕阳下安纳金在殿廊里的表情浮现,镀着金光,如一个幽灵。棕发的绝地轻声问他:如果他们要我来监视你呢,你觉得我会做吗?

  欧比旺摇散了眼前的幽灵,但那股可怕的感觉挥之不去:“我们都会这么牺牲,但是,「天选者」他不会。”他抑制住悄然升起的熊熊白焰,轻声解释,“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忠诚于绝地的信念——

  “但他的忠诚献给个人,给他所爱的人。如果我们让他一起对付帕尔帕廷,希望他背叛他的朋友,事情将——不堪设想。”

  云杜在欧比旺的神色上追随痕迹,模糊意识到那具钢铁之躯里,某种未知烈焰正让血液沸腾。他紧紧逼迫下去:

  “但天行者仍然是一名绝地,他必须践行我们信条:无私的牺牲。而且,帕尔帕廷是西斯大帝,是绝地的敌人——”

  欧比旺颤抖了一下。可那相当于让安纳金背弃忠诚,握住匕首刺向他认为的朋友。而且,他们曾经这么做了,直到事实真相撕碎了他的自负与轻信。

  “我们输了战争——”他眉头紧锁,语调变得谨慎,但无法掩盖其中乍然升起的怒火:“因为天行者——因为你输掉了那一场斗争?”

  欧比旺痛苦地想,云杜不明白安纳金对个人的忠诚是多么强大,他更不可能猜到那个最可怕的未来结局——这样的忠诚甚至足以在他获知帕尔帕廷的真实身份后,做出那个决定。每一次,都是那般。

  “梅斯,我们——我确实输掉了那场斗争,”欧比旺抬其双手捂脸庞,避免神色里的挫败泄露而出,他几乎是从指缝里说出真相:“我不能相信他,也无法相信他。”

  云杜大师凝视着,几乎带着未察觉的哀痛和对天行者的怀疑愤怒。他注视着痛苦将这个男人从里到外,彻底吞噬。

  云杜大师想这么问。但他最终没有问出口,他只是走上前,站在欧比旺的正前方,俯视着他。

  “你拒绝去承认天行者,欧比旺,”云杜大师低沉地说,他冷静地让怒火从胸膛里溜走,“出于仍然未知的原因。而且,你要求我们放弃原本的计划。”

  那走廊里莫测的表情闪回眼前,此刻欧比旺突然意识到,或许那并非铁石心肠和允诺,却是怀疑与对抗。天行者的声音交替在耳边回荡,“如果他们让我来监视你——”“这一次,又要我付出什么代价——”但那低沉的声音暗藏着愤怒,渐渐蜕变成噩梦之中的黑暗尊主,“绝地欺骗你——他们与长老会从不信任你……”

  棕发绝地愤怒的拷问响在耳边。欧比旺还记得他给出的争辩:“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他握着安纳金的手肘,掌心覆盖着骨肉与机械的链接之处,过于急切地期盼那张脸上的同意。以至于他忽略了的细枝末节,直到此刻像老掉牙的悬疑故事的暗示线索,一点点揭露自我。

  “你必须向长老会汇报议长的一举一动,他已经被给予了过多的权利。而且,长老会怀疑他的身边会有西斯大帝,这也是为了议长的安全。”

  这道白色火苗又冉冉升起,直到此刻,他忽地猛然窥见,那些他对自我的辩白,那些面对安纳金言辞的否定辩护,在这一刻,在他意识到了曾犯下的伤害面前,变得苍白无力,尽数粉碎。

  白色火焰舔舐将他从内而外灼伤,仿佛穆斯塔法的滚烫空气冲进鼻息,他做了什么?欧比旺无法控制住思绪,他令安纳金失望。长老团让天行者牺牲他的忠诚,利用他个人的友谊,命令他违背绝地的教导,去秘密监视他视为朋友的议长。而欧比旺,亲手执行了这一任务。

  参议大楼里,电闪雷鸣之中,最后的那番绝望争论重新萦绕在欧比旺的耳畔。那是否是天行者最后一次,试图去纠正绝地?在那之前,他又尝试过几次?而他又错过了几次?是否,对胜利的渴望果真蒙蔽了绝地长老团所有大师的双目?但欧比旺为这一想法感到恐惧,他因为质疑自己的信仰而本能感到战栗。

  他曾屡屡犯下偏爱的错误,但欧比旺原本以为,他的偏爱盲从只是对安纳金,为此他将一切归咎于那场错误偏爱。会不会一切恰恰相反,他的偏见其实也包括绝地长老团?而就因为素来的笃信不疑,他亲手将自己的挚友推向对立面。这一认知化作白焰,缓缓吞噬他的灵魂、情感与理智。

  “你要求我们将天行者置于一切行动之外。”云杜没有让沉默持续很久,他的开口让欧比旺猛地眨眼。

  无论如何争辩,无论帕尔帕廷是西斯的事实,改变多少,为他们的所为所为正名。唯独一件真相无法改变。那就是走廊之中,是欧比旺把安纳金推上了背弃绝地的道路。

  火焰刺痛了他战栗的的骨肉,焚烧他的腑脏。但他忍受着这一刺痛,因为如果不穿透它,如果不识破它的真实面目,一切的牺牲将毫无意义,化为泡影。

  他别无选择。无论原因是什么,无论他曾对彼此造成多少伤害。事实依然在那里。每一次安纳金都发现了西斯大帝的真实面目——可但是,欧比旺把思绪集中到唯一的结果——每一次最后他选择的方向,都是同一个。

  在荆棘的时间乱流中,欧比旺能抓住的只有最真实的血淋淋的一片支撑点:狼藉的过去。

  “长老会的讨论为你而中断了,”云杜大师最终缓缓坐直,他的脊背高挺,神色肃穆。“你意识地到,要对抗帕尔帕廷,如果不凝聚起全部的帮助,我们的胜率将极其渺茫。”

  欧比旺想说,或许他们早已一败涂地。但他只是收敛情绪:“梅斯,联系尤达大师吧。请使用绝对安全的秘密通讯。”

  启动66号令——西斯大帝的冷笑与残酷冰冷的嗓音浮现眼前。毫不夸张地说,最后那场残忍屠杀,几乎从头到尾摧垮了欧比旺的意志。在原力之中他被冲散,伴随光明刹那崩碎,统统地坠入到寒冷黑暗。

  但他们仍然是当代最顽强不屈的绝地大师。面对眼前生死攸关的重担,一如既往选择不惜生命的代价抗争:“所有绝地都要被指挥调离战场,远离军队,而且是按照最高紧急状态。因为所有的日常频道,甚至是装备在绝地专用战机上的机密频道,全部都被窃听。”

  梅斯云杜忍不住抽了一丝气,他觉得这一日听到的坏消息比任何时候都多:“这比我预料的还要严重。”

  没有哪一刻,梅斯云杜更加深刻地明悟了原力折射之中的可怖画面:欧比旺代表的那部分的碎裂,连同一片片碎片崩塌滑入流沙,如同废墟。

  原力警告里,欧比旺本身的存在已经彻底摧毁。梅斯感到困惑,究竟在未来发生了怎样的噩耗,才能令顽强不屈如欧比旺这样的人万念俱灰?

  “绝地圣殿纵使固若金汤,但在科洛桑,它无法抵挡迫在眉睫的威胁。我们无法知晓是否有内部的——叛变——为此要安排秘密的撤退转移。”

  穿过恒温的现实,欧比旺竭力避免那个全息投影的噩梦缠绕回心头,他移开了视线,注视着绿植萦绕的窗边,好驱散蓝色的一片光影。但一切收效甚微,而过去的痛苦与不可置信,过去的愤怒质问和心碎里,此刻都蒙上无数层重重叠叠的自我责问,与自我怀疑。

  或许是绝地长老会下令,但亲口命令安纳金,让他最终对绝地失望的,不是别人,正是欧比旺自己。

  他深吸一口气,才意识到眼角的酸涩。“圣殿还会需要派出一位大师留守。而梅斯,我相信,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一点。”

  云杜审视的目光变得锐利:“欧比旺,这里有六位大师,加上我。而且,如果你来自未来……”他停顿片刻,因为欧比旺骤然避开视线,“重要性将不言而喻。你没有给出充分的理由。”

  “相信我,梅斯。重要性不在于我,”他僵硬的手指蜷曲起来,绝地长老团不需要知道具体细节,欧比旺不确定他们会怎么对待所有事。就像梅斯,他们会质疑他,反抗他的决意。而欧比旺最缺少的就是浪费在争论上的时间。他甚至无法确认他们会像梅斯一样相信自己的胡言乱语。这一刻,欧比旺理解了安纳金曾经的一次次隐瞒:“而且,我会以生命守护这里。你与朱罗克等四位大师,你们应该带着幼徒们前往银河系各地,秘密远离战争区,越快越好。”

  梅斯云杜紧紧地合上嘴。他几乎要怀疑欧比旺是否陷入妄想。但原力的阴影告诉他,一切荒谬之至的坏消息都是真实折射的一部分。他骤然明悟,无论欧比旺隐瞒了什么,一件事情是对的:那就是他们已经掉入这个庞大的西斯陷阱。

  千万年来,几十万绝地奔走银河,去执行光明面的声音,但西斯自始至终,只有两个。

  “我接受你的计划,”梅斯答应了。欧比旺抬起头,望向老友深色严肃的眼睛。有那么一刻,他仿佛看到那被西斯大帝的猩红光剑映射出一片红色阴影的脸庞,在空气中完全消散。

  绝地长老团的其他人只要做到他们能做的。那些痛苦、绝望和心灰意冷,那些信仰的彻底毁灭,已经足够把欧比旺从这个世界割裂开来,让他仍然在看不见地流血。这些黑暗的疯狂过往,只会缠绕着他一个人。

  仅仅是回到了一周前,或许他还来不及做些什么,但足够了,他会逆转一切,阻止这艘沉木全部没入水底。

  “我不需要去追捕格里菲斯,他只是帕尔帕廷的一个棋子,一个对大局无关紧要的牺牲。即使我不去,帕尔帕廷也会有完全的后备计划来把他用在别的地方。”

  欧比旺缓缓地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我必须留在科洛桑,”他必须稳住安纳金,以及安纳金背后的西斯,“并且秘密负责圣殿的撤退工作,”他会留到最后一刻。

  最后一刻是他预留给自己的期限,藏着微小的期待,这是他允许自己再多看一眼安纳金的期限。

  而后两人中的一个会死,但无论是谁活着,那一刻科洛桑的大地上都不会再有绝地了。

  云杜大师仍然用疑惑的眼神注视着他:“在这之后呢,你自己呢?”欧比旺所规划的撤退之中,却没有一丝提到过他自己的未来。

  正义的存亡,火种的存续,这一切值得为之赴死。而这一点,云杜大师能理解他,因为无私的牺牲,必须要最冷酷的正直。

  最后跨出门前,云杜停下说:“我会叫开天行者的。”医疗室的大门在他身后重重关上,只留下欧比旺一个人独处在安静的房间里。或许是收到云杜大师的请求,这一次,沃卡拉切大师也没有来打扰他。

  医疗室内的万籁俱寂仿佛带来忽近忽远的嗡嗡声,欧比旺垂下头,意识到那股浮起的剧痛如此尖锐,仅仅因为被梅斯提的质问,就击垮了一切高筑的心防。

  你拒绝去承认天行者,出于我们未知的原因——你输掉了那场斗争?——天行者做了什么?

  安纳金天行者……这个名字,足以让欧比旺失去优雅镇定,蜷缩在一角。

  或许,曾经的他永远不会相信安纳金沉迷权力,他会嗤之以鼻,但如今,他甚至不觉得自己真正了解过安纳金。在那参议大楼楼顶的漆黑闪电之中,帕尔帕廷转过身来的一双橘红眼睛仍然如此狰狞骇人——“知识和力量,我将教导你”,而安纳金——最终屈服于黑暗。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天选者!我曾如此爱你!我不愿意与你抗争,和我走吧。安纳金,听我说——我没有欺骗你……

  欧比旺眼前一花,注意到一滴泪水落上指尖,悄然无声渗透到掌纹里。因为纵然缺失了无数块,他唯一知道的,唯一确信的是这块拼图最终凝聚的那个花纹,一行简简单单,刻骨铭心的答案。

  这些、那些,都值得赴汤蹈火而死。但天行者却值得他堕入黑暗,夭折信仰,质疑规则。欧比旺发抖地想,那橘色的眼睛流下的细微泪痕,那道化作麻木面具般陌生的脸庞,那把燃烧光剑蒸发掉的血肉,世间的线条在眼前扭曲了。揭示的一小片黑暗真相,就足以将他打落地狱。

  梅斯仍把天选之子的选择交给了他,绝地可以无私牺牲一切,可他仍然无法做出那道宣判。因为那无异于放弃自我与灵魂。

  欧比旺无法停止回忆,停下权衡利弊。十六年,十六年来他们并肩作战、比翼双飞,他们的名字作为短语在银河系口口相传……偏爱与依恋没有穿透原力,漫长的守护却侵染了他的本心。如果为了安纳金,事实就是欧比旺能做一切。

  阳光像水流一样倒映在地面上,照暖了欧比旺破碎的冰冷意志,他将碎片重新凝聚整装,毫不犹豫驱散了那道毒焰。或许凡人会逃避死亡,但死是他已经经历过的,他不畏惧。

  作者的话:在这文里你可以看到一个不断战损受虐的欧比,以及一个真正是世界中心的邱森万(并不)大家还是当AU吧。写此文,真的自虐QAQ 大家愿意可以去sy看看评论,里面的很多姑娘的想法极其深刻。

真人百家乐

上一篇:掀背式后背门上部排气问题的解决方案


下一篇:请问后背门上开门按钮右侧还有一个小按钮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