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百家乐

第三十四章:残忍酷刑

作者:真人百家乐  来源:ag8真人  时间:2020-11-25 17:35  点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低低的呓语,似发梦般地吐露。零碎的只字词组,不足以窥测他内心的全部挣扎。

  她怔望着他,左手犹停滞在半空,忘记了放下。他是否想说,不能爱?严实,他不辛苦吗?

  她的手终于落下,指尖抚上他苍白的脸轻声低唤:“慕容宸睿……”她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却也因此发觉了自己的痛苦。“不能”二字,是他的心声,亦是她的心声。即使抛开了两人注定对立的身份,她也不能对他生情。因为她早巳有了师父,她早把感情寄托在师父身上。一心如何能二用?一个女子怎能爱上两个男子?

  她条然缩回手,像是被烙铁烫到。什么爱?她根本烈可能爱上慕容宸睿!她喜欢的只有师父一人!

  “痛?活该!”路映夕对着昏迷不醒的他自言自语,语气甚是凶恶,“让你玏不动就想掐死我,现在就是你的报应!”

  皇帝原本微张着口,淡褐色的药粉当空撒下,有一部分入了他的嘴,使他受呛,顿时剧烈地猛咳起来。

  路映夕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脾睨着,只觉心头无舒畅。他平日不可一世,无人敢忤逆他,但此刻还不是乖乖任她折腾。

  这样想着,她不禁笑起来。笑了许久,竟笑出了眼泪。一股涩涩的酸痛感,爬过心底,似乎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磨灭不去。她从不是爱记恨的小气之人,为什么会对着昏迷的他使小性子?这种举动,就仿佛她与他十分熟稔亲昵,可以向他撒娇赖。

  她伸手去探他的脉搏,略显紊乱,且有些气虚。她快速地用干净纱布替他重新里好伤处,而后运起一掌,贴在他的胸口。源源不绝的真气,稳稳地输入他体内,他的脸色一点点好转,有了几分血色。

  约莫过了盏茶时间,她缓缓收回手,阖目自行调息,饱满洁白的额上覆着一层薄汗。

  她坐在榻沿,睁眸看去,皇帝巳然清醒,深邃瞳眸中并无混沌迷糊,异常的清亮明朗。

  “皇上,臣妾先前斗胆冒犯,实是情非得巳,还望皇上大人有大量,海涵恕罪。”她不亢不卑说道,神色淡然。

  皇帝微微颔首,唇角扬起一抺温和笑容,忽然道:“映夕,方才妳是否唤了朕的名字?”

  “嗯?”路映夕一愣,旋即掩饰回道:“皇上是否做了梦?臣妾刚才一直在为皇上换药疗伤,不曽与人说过话。”

  “大概是梦吧,朦胧间听到一道温柔的嗓音在唤朕的名讳。”皇帝淡淡笑了笑,心情似乎十分平静。先前的暴怒,仿若一场雷雨,猛烈地席卷而过,継而放晴。

  路映夕垂眸不语。温柔?她是用温柔的口吻叫他吗?她自己都不知道了。不过也无需知道了,这都不重要。

  “朕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期待天下大定的那一日。”皇帝的声音低沉,眸光却极亮。多年来,他的理想就是一统天下,结四方百姓为一家。不可否认,他身体里流着狂肆霸道的血液,但却也不仅仅是出于好勇好斗的私心。战争,是为了长远的和平。

  而这一刻,他又多了一个念想。只有当他完成了宏图霸业,四疆的万民皆臣服于他,他才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人生。他不只要这天下,他还要面前这个女人。要她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妻,与他携手并肩,并且为他感到自豪荣耀。

  “臣妾也期待着。”路映夕笑容轻浅,明眸宛若初雪清冷。她的自由便在天下大定之后。无论她是输是赢,是生是死,惟有到了那一日,她才算是卸下重任,才可得到身与心的彻底解脱。

  “映夕,替朕去一趟天牢。”皇帝的口气一沉,命令道:“朕要知道南宫渊与凌儿的关系。朕相信妳不会令朕失望。”

  “皇上相信臣妾?”路映夕定晴看他。总觉得他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上那里不同。

  “朕能够给予的信任,有底线。妳应该明白底线是什么。”皇帝目光平淡,却出奇的宁和,既然挣扎太痛苦,他就给自己划下一道界线。在自我允许的范围内,他会给她最真诚的对待。

  路映夕顺畅无阻地来到天牢。说起来这巳经是第二次了,师父来皇朝之后,屡遭牢狱之灾。

  “师父!”她急急喊道,心中霎时涌起滔天怒火,愤然得直想一掌劈开这坚固铁牢。

  狱吏吓得瑟缩,诺诺回道:“皇后娘娘,是、是……”吞吐半天,却不敢如实禀告。

  “沈奕?立刻给本宫宣他到此!还有,马上打开这铁牢!”路映夕一手拍在铁柱上,砰然作响。

  “小人没有牢笼钥匙……小人这就去找沈大人!”那狱吏惊得面无人色,仓惶往外跑去。

  路映夕完好的士手红肿了一片,阵阵疼痛。可是,再痛,也不及她的心痛!沈奕居然如此狠毒!

  “映夕,不要激动。我没有大碍。”他勉强扬唇,掠出一道安抚的笑弧,却不知看在路映夕眼里,更加揪心的疼。

  “师父,你别坐在那里!快过来!”她眼中泛起泪光,喉间发紧,哽咽道:“是不是那该死的沈奕点了你的穴?师父,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任人凌虐?”

  师父竟置身在高积的盐堆里……那雪白的盐山淹没了他整个身子,只有头颅在外,看上去犹如一个诡异的雪人。

  不需要费神猜测,她也知道,师父之前定巳受了杖责。区区五十廷杖,对师父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盐洒伤口是怎样刺骨的痛?何况,是周身全浸在盐埋里,每一道绽裂的伤口都被盐粒侵蚀,这是何等残酷的虐待!

  “映夕,用掌风。”他出提醒。所谓心则乱,能看见她真情流露,这苦也不算白受了

  盐山虽不再,但那些粘在南宫渊身上的颗颗盐粒却扫之不尽。杖责的伤,在他后背,路映夕看不到,但能想象得到。

  “痛。”南宫渊没有撒谎隐瞒,诚实答道。但他并没有说,这种痛,渗入血液深入骨肉,比刀割更难忍,而且无限蔓延开来,似无止境。如果不是他体内尚有一丝真气游动抵抗,早巳痛至晕厥。

  路映夕心头怒火再次燃起,眼中泪水渐消,升腾起炽烈火光。沈奕竟敢对师父施以毒手,用这航惨无人道的酷刑!他是嫌命太长?!

  “沈奕,你好大的胆子!”路映夕倏然转身,却见沈奕恭敬地双手奉上牢笼锁匙。

  此时近看,路映夕才发现南宫渊满脸冷汗,湿透发鬓。他漆黑如墨玉的眼眸,失了光亮,奄奄颓然。

  “师父,映夕先扶你回太医署!一定要用草药水浸泡全身,褪尽盐渍!”眼下她顾不得对沈奕发难,忙挽住南宫渊的手臂,扶牢外走。

  沈奕没有出言,缄默地看着他们离去。年轻俊秀的脸庞上,浮现一丝幽幽苦涩。他不想与她为敌,更不愿她憎恨他,可是他身不由己。

  直至署内的药堂,她才略松了口气,但脑中思绪断翻腾。就凭沈奕一介下臣,如何敢做出违逆圣旨的事?姚贤妃?必定背后有人撑腰!是谁这般阴狠,要这样生生地折磨师父?姚贤妃?可姚贤妃之前不是为师父开脱罪名吗?到底其中有何秘密?

  静谧的药堂里,没有闲杂人等,路映夕早就命当值内监在外候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师父还是先歇息吧,映夕明日再来。”见他虚弱的模样,她心头发酸,不忍在此刻再追问什么。

  “不,皇上下旨要囚我三日,我要回天牢。”南宫渊眼光有些飘忽,迷蒙地微闭,似耐不住要昏厥过去。他强撑了这么久,就是不想看到她太过担忧,但巳经几乎撑不下去了。

  “师父!”路映夕不由恼怒,“都到了这境地,师父还要坚持什么?为何要任人鱼肉?”

  南宫渊暗自狠狠掐住自己的手肉,保持一点清醒,口中温和道:“映夕,不要追究。这是师父要承受的劫数,与人无尤。”

  “劫数?又是劫数?”路映夕抑郁地苦笑。她不懂,也不想要相信什么却数!她要师父平安无恙!

  “快送我牢。映夕,妳私带我出来,如果皇上降罪下来,你会有麻烦。”南宫渊低垂眼帘,盖住眸中痛楚之色。这是他久姚凌的,他必须还给她。可是他不想牵连映夕在内。

  “师父!”路映夕低喊,胸口憋闷得几欲炸开,“师父,我今夜就送离开!不论你心里藏着什么秘密,我都不管,我只知道,你再留在宫中,必会受苦!”

  南宫渊只是无奈摇头,俊逸面容哀伤惨淡。他巳经牺牲了这么多,怎能在此时半途而废?

  “师父,你拒绝也没有用,我现在就要送你走!”路映夕望他一眼,陡然出手,猝不及防地点了他胸前大穴!

  “皇后娘娘要送南宫神医那里?私放犯人,乃是大罪!”药堂门口,一道冷冷的嗓音骤然响起。

  路映夕转头看去,心中冲动的躁火瞬间被浇熄。她轻轻地眯起清眸,巳知自己一脚踩进别人设的陷阱里。最新网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三十四章 :残忍酷刑)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而部分章节出处也无从考究,所以没注明《第三十四章 :残忍酷刑》的出处或转载到本站请您谅解,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

真人百家乐

上一篇:第1925章【激情车震】


下一篇:大小长假流行自驾游“后备箱经济”厦门渐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