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百家乐

《猫科男友恋爱指南ABO》曼迪尼_【原创小说纯爱小说】_晋江文学城

作者:真人百家乐  来源:ag8真人  时间:2020-07-09 16:47  点击:

  这个Omega他查过,和他爸认识十几年了,一把年纪,离异多年,还带着个十七岁的拖油瓶,叫蓝司空。

  蓝司空是男性beta,是只猞猁,初升高考进二中,母子俩刚在伊耆殿九章别苑买了套小公寓(不知道是不是他爸给的钱,反正很气)

  猞猁这个种族在他心里就是傻白甜,很好骗。边浸打定主意,转学去二中,忽悠蓝司空和自己谈恋爱,然后把他带回家,勒令边父和那个野男人断了!

  边浸每天都会在学校的‘五点半’广播电台点一首《喜欢你》送给蓝司空,在一切别人能看到的地方对蓝司空好,不是因为多喜欢他,而是他对蓝司空恨之入骨。

  一天有24个小时,边浸有12个小时都在演喜欢蓝司空这件事,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喜欢他呢?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司空,边浸 ┃ 配角:辜川,符修文,云从霜 ┃ 其它:ABO,信息素,追妻火葬场

  Alpha的感官系统要比Omega和beta敏锐很多,边浸马上嗅到了浓郁的血腥味的来源。

  边浸暑期的时候经常去沁春苑,去之前他会先乔装,戴黑色或白色的鸭舌帽,半张脸大小的口罩,穿松松垮垮的T恤衫,工装裤,帆布鞋。

  免冠照旁边是个人信息,姓名:蓝司空。第一性别:男。第二性别:beta。科目:脊索动物亚门,真兽亚纲,裂脚亚目,猫亚科,猞猁属。

  如果Omega是alpha的白月光,那么beta就是一抹蚊子血,在一望无际的岁月里,活成一粒卑微的红尘。

  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对他而言是头等大事。以致他大清早登陆贴吧为蓝司空点完今日份的《喜欢你》,还附加了一段浮夸的告白。

  晨曦温柔地唤醒花草树木,微风卷着落叶在地上打滚儿。上课时间的学校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

  那些善意的关心就好像一块锋利的瓷片,割破他心里的气球,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气球里面的东西漫上胸口。

  细小的灰尘在阳光里舞动,一束阳光正好落在蓝司空的脸颊上,使他的皮肤看上去亮晶晶的,边浸觉得他鼻翼上的绒毛特别可爱。

  边浸打开相机,聚焦于他的侧脸,他的头顶有一个淡淡的光圈。少年人不爱笑,浑身泛着股疏离的味道。

  人群中站着位陌生的男同学,一本正经地扶着他的自行车,眉眼如墨,和煦如风。他很清瘦,也很高挑,大家分明穿着相同的校服,他却显眼得不像线

  两人飞快地融入川流不息的车流,都没有发现身后那个右腿打着石膏,却健步如飞的男孩子。 他们循着夕阳的踪迹一路飞驰,轧碎了一地的暖光。

  辜川发过来一串不知所云的数字:226。 而后解释道:不好意思 ,刚才洗澡去了。明天早上五点四十见,可以吗?

  辜川像一片云,一阵风,一束暖阳,一丛绿荫。他就这样偶然地闯入蓝司空的世界,偶然胜似必然,一点儿也不突兀,甚至有些说不出的融洽。

  蓝司空有点恼怒,冷冷地盯着他,“边浸你是不是有病?” 边浸非但不生气,还微笑着说,“对呀,我有病,你有药吗?”

  少年纯白的校服被日光照射得有些晃眼,正笑吟吟地和几个女生说话,他摆了摆手,女生们便一脸遗憾地走开了。

  刚站稳脚,就听左边的两个女生说,“白色球衣9号是辜川,红色球衣8号是边浸,两个都是得分后卫,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居然能看到此等神仙打架

  边浸冷哼了一声,不想再看众人拍辜川的马屁,也没有接面前的水和毛巾。他举起手臂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一点,扬声道,“蓝司空跑哪儿去了?”

  他仔细想了想,还是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句:别乱想,早点睡吧。贴吧里那些人都是胡说八道,不用在意,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那是一个长相非常出挑的男孩子,比徐晟稍微高一点,眼眸澄澈,笑容明亮。他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自己,神情有些怪异。这个场景太过梦幻……

  他故意往前凑了凑,转头盯着来人。鼻尖碰巧拂过蓝司空的发梢,beta用的洗发水味道有点像某种系列香水,甜甜的。

  谁说竹马干不过天选,他们很怀疑天选干不过竹马。 居然莫名的有了危机感。

  突如其来的黑暗淹没了十几分钟以来做好的心理建设,蓝司空不由得往边浸那边靠近,心里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

  符修文和蓝司空见状马上从床上跳起来,生怕床底下还藏着一个。 女鬼将四人扫视一遍,缓缓伸出右手,食指指着蓝司空,勾了勾手指头。

  边浸点点头,“那好,先送蓝蓝,再送辜川,最后送你。” 末了他拉着蓝司空的胳膊说,“车约好了,走吧,小龙人。”

  边浸轻飘飘地扔下这句话,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与愤怒。 他会硬气到边亦苇和那个男Omega断的那日。 一定会。

  他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突然福至心灵,蓝司空不是让辜川到家后给他发信息报平安么? 尬聊的精髓就是不要脸。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尾月,森白的虎牙娇俏地露出个小尖,深深的梨涡甜得不像话。 浅色的瞳孔缀满光芒,边浸一个不留神,溺了进去。

  边浸的视线落在他脖颈上半粒芝麻大的小痣上,喉头一滚,“当然。我分你一把钥匙,你替我保守秘密。”

  见蓝司空不张嘴,他故意拿车厘子在蓝司空的嘴唇上碰了碰,像喂小孩子似的哄他,“啊……张开。”

  “你看,这是蓝蓝的试卷,这是我别的回形针!”他把前后左右的同学打扰了个遍,着重强调蓝司空及回形针,生怕别人没听见。

  Omega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下了一楼,等到周围一个A班的同学也没有,她才下定决心,快速往蓝司空手里塞了个东西,转身融入拥挤的人潮。

  于是蓝司空耐着性子站在原地等,没一会儿,孙莹莹便拿着个铁盒子走出来,害羞地塞到蓝司空手里。 是一盒巧克力。

  他一抬眼,就见边浸正把两叠扑克牌从左手往右手转移,在这个过程中,纸牌仿佛水车抽水般下落,视觉效果非常强。

  他的手触碰到一个异物,仔细一看,是一张粉色的便利贴,贴于蓝司空的肩胛处,上面写着八个字:此物有主,生人勿近。

  很多时候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蓝司空第一次遇见边浸的那天天气很好,在他撞进少年怀里的那一刻,风里有很淡很淡的桂花香。

  边浸微眯着眼睛舔了舔下嘴唇,想用力咬在蓝司空的后脖颈上面,标记他,占.有他,让他裹满自己的信息素。

  边浸恶劣地笑了一下,一副恶作剧得逞的表情。他把触碰蓝司空的手指放在鼻尖嗅了嗅,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也没有腺体把皮肤撑得稍稍凸起的触感。

  辜川的校服上全是边浸故意留下的信息素,异性相吸,同性相斥,他才不想穿沾满边浸味道的衣服。

  蓝司空手腕上的那粒芝麻痣离动脉很近,按在上面应该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声。他的皮肤白得发光,很适合将他紧紧桎梏在手中,直到腕上泛起淡淡的红

  鼻尖萦绕的异香使他浑身燥热,alpha的体温陡然升高,灼得他莫名心慌。他几乎整个人都贴在车门上面,试图借冰冷的钢化玻璃抚平他所有的不

  他很喜欢蓝司空身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不像薰衣草或者红玫瑰,是一种很独特的花香。

  大家磨刀霍霍,全都眼巴巴地盯着洛亿。 还好洛亿不负众望,真的抽中张黄牌。上面的内容比较上头:任选一位异性,公主抱三分钟。

  蓝司空微微侧目,只见边浸左手拿着手机,开着相机的前置摄像头,右手指着他背面圆滚滚的后脑勺,在自拍。

  辜川无端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小奶猫吃奶瓶的视频,视频中的小猫咪还未睁眼,浑身雪白,粉色的小舌头卷着奶嘴,啜得啧啧作响。

  辜川在一丛绿油油的野草里摘了几根狗尾巴草,取其枝干挽成一个小手环,又别了两朵小野花在上面,递给蓝司空。

  Alpha这个东西啊,就跟风筝一样,需要一根线牵绊着,扯线的力度和时机相当重要,太紧或太松的风筝都放不长远。

  说着他又去揉蓝胖子的脑袋,没想到有只手先一步占领了那里,蓝司空的手来不及收回来,直直覆在那人的手背上。

  感恩林妈妈把他还给了云从霜,感恩云从霜从未放弃寻找他,感恩世上一切的柔软与美好,他才不至于被黑暗湮灭,沦为黑暗。

  崔柔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双手举起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嘟囔道,“好吧,好吧,我懂,alpha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他像一只寄居蟹,把自己赖以生存的螺壳放在边浸的手里,送给他。 这是他的归宿,他的避风港,也是他的软肋和盔甲。

  他想在梧桐道上寻一棵最古老的树,在树干上刻下两人的名字。 在躬行楼的天台上画两人的Q版速写。 在课桌下悄悄牵手。

  边浸在蓝司空的掌心里画了个圈,随后,霸道地嵌入蓝司空的手指,与他形成十指相扣的姿势。

  “至于你们谈恋爱的事情……”黎主任的视线放在蓝司空和边浸勾在一起的小指上,头疼道,“回头再议。”

  蓝司空全身心地依靠边浸,依靠他的alpha。 他悄悄把边浸的所有备注改为了hero。 这人不仅是他的男朋友,还是他勇敢的英雄。

  果不其然,他的话音刚落,蓝司空连耳根都蒙上层绯色,衬得白净的皮肤如凝脂一般。边浸没忍住,伸手压住他的脖颈,很轻地摩挲脊椎的位置。

  蓝司空看向边浸亮晶晶的眸子,alpha低沉的嗓音在耳畔炸开。 他听见边浸近乎引诱地对他说,“男朋友,把眼睛闭上。”

  边浸在黑暗中捏住蓝司空的耳垂说,“宝宝真乖,我来教你接.吻,好不好?”

  当柔软的舌头在他的掌心打圈的时候,蓝司空攸然抽回自己的手,一个你字在嗓子眼卡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

  他听见边亦苇笑着问他,“你就是蓝蓝?” 蓝司空忙回过神,乖巧地说,“叔叔好。”

  他闭口不谈的一见钟情,始于某个充斥着馥郁花香的白昼,盛于两棵相互依偎的梧桐树。

  就在众人打算收回目光的同时,边浸忽然摊开手掌,伸向蓝司空。蓝司空想也没想,直接用嘴叼走了掌心里的那颗糖,很没诚意地说了句谢谢。

  边浸显然不太喜欢小朋友这个称呼,皱着眉头描述蓝司空的症状,完了忍不住释放出少许的信息素,荡漾于蓝司空的四周。

  蓝司空懵了两秒,眼眶迅速红了一圈。他怕边浸发现自己的情绪,于是默默埋首闭着双眼,含泪告诉自己,再等两个月,等放寒假再提分手的事情吧。

  医生见进去的是两个人,楞了一下,随即道,“患者过来,坐在这里,家属就站在那边。”

  没想到手刚触碰到蓝司空,Omega便软软地倒在边浸的怀里,红扑扑的小脸一个劲儿地往他脖颈凑。

  他忍不住在心里咆哮,这他喵的是什么狗血豪门都市剧啊! 如果他看得没错,那两个中年AO戴的是情侣对戒吧! 线

  当着两位家长的面,蓝司空怎么可能说自己和边浸除了彻.底.标.记没有做,其他事情都做了? 他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小声道,“后来……就

真人百家乐

上一篇:波特瑛哥哥_Potter In


下一篇:20款宾利添越价格 全新越野天越走量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