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百家乐

只想玩的伊韵是个屑

作者:真人百家乐  来源:ag8真人  时间:2020-07-09 09:45  点击:

  怎麼講呢....第一次做視頻真的不會做qqq這首歌感覺蠻適合小藍所以就畫了XD

  怎麼講呢....第一次做視頻真的不會做qqq這首歌感覺蠻適合小藍所以就畫了XD

  站在学校毕业领奖台上,看着四周不断飘落的彩带和迷迷糊糊间台上晃过的一个又一个陌生或熟悉的人,老番茄眼前的场景不断地模糊成一个个单独的小像素点,又零散地拼凑成了一个普通的黄昏时刻。

  那天的风很热,外头的喇叭声攀着风呼呼地吹过来,远处的高楼凐灭在一片忽忽悠悠的炎热中看不清楚。老番茄蹲在校门口第一级台阶上发呆,粘腻的衬衫吸附在皮肤上让他并不想挪动半分,想哼首简单的曲子却发现很...

  站在学校毕业领奖台上,看着四周不断飘落的彩带和迷迷糊糊间台上晃过的一个又一个陌生或熟悉的人,老番茄眼前的场景不断地模糊成一个个单独的小像素点,又零散地拼凑成了一个普通的黄昏时刻。

  那天的风很热,外头的喇叭声攀着风呼呼地吹过来,远处的高楼凐灭在一片忽忽悠悠的炎热中看不清楚。老番茄蹲在校门口第一级台阶上发呆,粘腻的衬衫吸附在皮肤上让他并不想挪动半分,想哼首简单的曲子却发现很久没有往mp3里下歌了,于是张着嘴发呆。

  啧,有点小蠢。于是他默默闭了嘴,耳边冷不丁被扣上一只耳机,台阶下的青年上前一步跨坐在他身边。

  “好听。”老番茄愣得不行,被猛然打断的思绪一时间没接上,听着耳机里的爱河顺口回答。

  lex其实只是从校外小卖部回来看到坐在阶梯边活像失恋小青年的人起了贼心,顺手把歌调到土嗨想逗逗他,谁知道老番茄反手一句好听把lex答呆了,干笑了两声拍拍台阶把压在身子下的脚抽出来,结结实实坐在了阶上。

  奇怪的开场白加上耳畔回荡的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成为了这段奇怪感情的开始。

  老番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上回程的公交,怎么找到自己熟悉靠窗第二排的位子才猛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坐在这里了。

  lex那个幼稚鬼次次都要跟他抢点什么东西,有的时候是偶尔因为颜值粉上的女明星,有的时候是新买的白皮封面本,但是唯一自始至终lex和他执拗抢了很久的东西,就是这个靠窗的座位。

  周六下午午后的阳光会把玻璃窗晒得温热,lex坐在座位上朝他嬉皮笑脸地挑眉,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倒映在玻璃里,当时觉得滑稽,现在觉得宝贵。

  可惜是再也回不去的了...?老番茄猛然被喊了一声,下意识将座位挪开嘟囔了句你坐,而后被撸了一把头发,lex笑得风轻云淡。

  真不愧是你呢lex一开口就问这种阴阳怪气的问题,老番茄不免扯开嘴角遮住笑意,正正经经地回答:“没蕾皇您长得高,您晚上睡觉还要开灯,这谁比得上您啊,没得比的。”

  lex晚上睡觉开灯是老番茄从高一槽到高三的点,就和lex调笑老番茄的身高一样——频繁。虽然说他自己也没比老番茄高多少亦或者老番茄根本不是很矮,谁在乎呢——

  老番茄迷迷糊糊地想,高一入学那天,刚给他听完mp3的拽的二五八万的青年,在熄灯以后颤颤巍巍打开了光之美少女魔法棒样子的电灯,还细心兮兮地用被子褥子把光遮住一些以免影响到舍友睡觉。虽然对他这个下铺没有作用,但是老番茄其实也不太排斥这种暖洋洋的光。

  公交车上人来人往,lex把手放在老番茄眼前挥了挥,看人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滑溜成一条咸鱼。

  然后就又想起了毕业前的三年。自己也不是怕黑睡不着,就是喜欢习惯性地在晚上点个夜灯照一照床头自己身旁的一侧,给自己个安心。说起来,自己大概也是个没什么安全感的人吧。也没想到老番茄会因为这件小事嘲笑了他整整三年。其实说嘲笑也不大对,就只是好兄弟之间开的无伤大雅的玩笑...

  ...这种蹩脚的借口连老番茄都不会信吧。明明心里对对方有朦朦胧胧的复杂情感,但是就是死压着不开口把心思通通憋在喉咙底一句不吭。

  为什么?lex曾经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许是因为某次期末老番茄站在台上侃侃而谈像在发光,自己坐在舞台下落在阴影里一言不发像个傻逼,还是去小卖部回来发现老番茄和隔壁班班长聊得正欢,他眉眼弯弯的样子是自己从来没有也从不敢看见的?

  公交车里的机械女音温婉提示下一站地址,老番茄双手撑在前边座位的把手上排练着待会下车的姿势和要说的语言。

  目光略过某家不知名牌子的冰淇淋店,老番茄笑着招呼lex来看。lex看了看店门口摇摇欲坠的吊牌顺口说了句这里的奶油冰淇淋是很不错,我记得你也...

  当时街上人多得很,老番茄盯着lex嘴角的奶渍已经很久,眼看着垂下来的头发就要沾上嘴边,他还是没忍住伸出手擦了擦那块化了的东西,指腹抹去奶油,顺手就按照心里所想将手指按上了自己嘴里。

  两个人犹如尴尬的king一样在热热闹闹的街头站了半天,接受了无数个不解的眼神,老番茄扭了扭头,神似地来了句,

  于是lex像生锈的的机器人被摸了润滑油一下极其生硬地动了动手啃了一口完全化掉流了自己一手的冰淇淋,点了点头。

  没想到lex突然能提起这件事,老番茄尴尬地咳了一声选择把话题带过。自己对lex的感情是千万千万不能越界的。

  lex老天才了谁不知道啊。物理化学数学样样精通,回答问题永远一个速度一个语气一个爱搭不理的欠揍表情,也永远是对的。

  自己呢,只是一个蜷缩在小小角落里的番茄罢了。和自己那份肮脏又狭隘的感情一样见不得光,像发霉在下水道里的蘑菇——番茄,即使注意到了也只会让人平添恶心吧。

  可是还是想试一试啊。即使知道这么做会让他感到不快,也还是想悄悄地前进一步啊。

  另一边的lex枕着自己挪到脖子下的书包,默默决定好了毕业以后各自安好,不要再阻止自己的小小番茄发光了。

  他们选择性忽略了对方眼里炽热的情感和外皮下披着的砰砰跳动的一颗真心,怀揣着自己对眼前人的解读固执地为着他好。

  重刷了绀老师的条我又可以了,骑士蓝像无痛当了妈一样也太可爱了,于是就搞了妈妈蓝(?)对不起太ooc了别骂了别骂了

  重刷了绀老师的条我又可以了,骑士蓝像无痛当了妈一样也太可爱了,于是就搞了妈妈蓝(?)对不起太ooc了别骂了别骂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那lex绝对不会听信花少北的花言巧语,开个女号陪他一起直播。

  “哎老蕾,现在男女双排可吃香了,特别是你技术好,绝对能帅得观众嗷嗷叫!到时候直播打赏我们五五分呗~”

  实话说,lex对他的提议是有些心动的,毕竟直播挣的钱要比打工多多了,不过他对男扮女多少还有些抗拒。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那lex绝对不会听信花少北的花言巧语,开个女号陪他一起直播。

  “哎老蕾,现在男女双排可吃香了,特别是你技术好,绝对能帅得观众嗷嗷叫!到时候直播打赏我们五五分呗~”

  实话说,lex对他的提议是有些心动的,毕竟直播挣的钱要比打工多多了,不过他对男扮女多少还有些抗拒。

  花少北夸张的叹了一口气:“不是,某幻他天天跟我一起直播,我的粉丝比我还更熟悉他了,要他扮女号,绝对一眼就能被认出来。”

  Lex眯着眼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行,就这个暑假,开学了我就不陪你演了。”

  花少北当然没有意见,他一把抱住lex,激动地嚎了一嗓子:“哎呀老蕾,还是你够兄弟!”

  Lex眼神嫌弃地撇过头,却没有推开他,只是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想着自己这个室友上辈子该不是个喇叭精吧?

  Lex气得磨了磨后槽牙,他咬碎含在嘴里的草莓硬糖,剜了花少北一眼,冷冷的说:“好好打游戏,输了我揍你。”

  变声器是他直播前调试好的,低沉略沙哑的女声挺贴他的音色,慵懒中透着不容小觑的威慑力。

  不知道是不是玄学加成,俩人一晚上直播连赢了十几把,顺风躺赢逆风翻盘,总之运气好的不像话。

  送礼物的甚至是个刚注册的新号,昵称是一串乱码,头像是一个红彤彤的番茄,看着还挺有食欲。

  花少北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反应过来之后光速改口:“不是不是,老板大气!老板大气!!“

  Lex自然也看到了那条消息,他顿了顿,懒洋洋地开口道:“没有单独开直播的打算,本来也只是为了陪花少北玩玩儿的。“

  花少北这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一字千金了,关掉直播后他心有余悸的捂住了胸口,忍不住念叨:“艹,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么,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话说老蕾你为啥不干脆也开直播呢?有这么一个大佬给你撑场子你肯定很快就能火起来的!“

  Lex瞥了他一眼,撇了撇嘴:“他以为我是女的好不好?我还能一直骗他啊?这都叫欺诈了!“

  花少北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他大手一挥揽住lex的肩膀,笑嘻嘻的问他:“今天辛苦了,晚上我们点外卖吃火锅怎么样?“

  花少北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我们可以去某幻他们寝室睡啊,他室友放假回家了。“

  Lex皱了皱眉,严重怀疑要是和他们睡一间房,自己这条单身狗能不能熬过他们一晚上的卿卿我我。

  Lex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一个无情的谢礼物机器,他甚至在谢完之后打了一个呵欠。

  这也不能怪他,这位番茄老板实在是奇怪,像是掐着秒表整点送礼物,后来甚至连留言都懒得留,lex简直怀疑他是有钱没处花。

  没想到他刚说完,又是一阵礼物特效,他妈还是同一个人?lex实在是无奈,定睛去看,发现这次倒是留了字:

  不加吧,人家为你花了这么多钱,良心上过意不去;加吧,感觉跟骗人感情似的,良心上更过意不去。

  之前就有不少人顺着他的游戏ID来加他好友,lex一概没有通过,所以这个为直播新建的女号,好友列表也不过只有花少北某幻这几个人。

  Lex简直要满头问号了,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大哥,这就一平平无奇的普通变声器啊,您花的打赏钱都不知道够买多少个了……

  Lex想到他的第一次礼物留言,不禁有些好奇为什么对方这么执着让他单独开直播。

  对方似乎在反复斟酌字句,“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提示反复横跳了好几次,lex才看到对方发过来的消息。

  对方又很快打字过来:“我只是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很解压,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需要有压力。”

  Lex想象着对方急于解释的慌张模样,甚至觉得他有些可爱,戒备心也在无形之中放下了。

  老番茄依旧准时出现在直播间给他们捧场,lex偶尔会在直播结束后也带老番茄玩几把游戏。

  老番茄却不怎么在意,还开玩笑喊他师父,lex也觉得奇怪,自己一个打游戏想来暴躁的人,对他倒是有十成十的耐心。

  大一新生入校的第一天恰巧是周末,lex出门的时候,花少北还缩在被窝里。听到声响,他勉强探出个头来,揉着眼问lex:“你要去哪啊?”

  Lex抓了顶帽子压住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笑着说:“艹,要不是为了那该死的操行分,老子哪乐意啊。“

  花少北扯过被子盖住头,隔着厚厚的被褥闷闷的笑了一声,翻个身又倒入他香甜的梦里了。

  没想到对方突然怔了一下,突然笑了,清秀的眉目舒展开,是让人措不开眼的好看。

  他听见对方清朗的声音,带着暧暧笑意:“学长,有人说过你的声音很好听么?“

  是@江疾在线表演原地逝世老师点的图,醉酒幻表白我真的好了,画的是江哥段子的内容,请大家康

  是@江疾在线表演原地逝世老师点的图,醉酒幻表白我真的好了,画的是江哥段子的内容,请大家康

  因为临时在上海出差,又没有定到酒店的缘故,24岁的瓶子不得不厚着脸皮在蕾丝阴阳怪气的邀请下去了他家住。

  不得不说,虽然在网上经历了一波蕾皇最纯净的阴阳怪气洗礼,但在现实中的蕾丝的确实沉稳可靠,不仅很快接到了他,并且直接给他准备好了客房和夜宵,没有什么多余的寒暄,这也让他难得的没有感到不自在。不过对方还是要例行直播的,于是他还是先行回了客房。

  瓶子坐在蕾丝给他收拾出来的客房里,陌生的环境让他感到有些拘束,无论网上是如...

  因为临时在上海出差,又没有定到酒店的缘故,24岁的瓶子不得不厚着脸皮在蕾丝阴阳怪气的邀请下去了他家住。

  不得不说,虽然在网上经历了一波蕾皇最纯净的阴阳怪气洗礼,但在现实中的蕾丝的确实沉稳可靠,不仅很快接到了他,并且直接给他准备好了客房和夜宵,没有什么多余的寒暄,这也让他难得的没有感到不自在。不过对方还是要例行直播的,于是他还是先行回了客房。

  瓶子坐在蕾丝给他收拾出来的客房里,陌生的环境让他感到有些拘束,无论网上是如何的重拳出击,在现实中,他也就是一个有些自闭的社恐。

  结果等他一觉迷迷糊糊的睡醒时,却意外地感受到了真丝被子贴着皮肤的舒适感。被窝里暖烘烘的,拱在怀里的人也热乎乎的。他揉了揉眼睛,收紧了胳膊,抱着怀里的人继续睡。

  身体的触感诚实的告诉他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且肢体交缠的这个事实,无数动漫里的情节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僵硬的低头,果不其然看到从蕾丝脖颈一直延伸到被窝里的胸膛的斑驳的吻痕和交错的咬痕。

  于是30岁的蕾丝在昨晚喝醉跟阴阳怪气嗨了一晚上又强行被同居了三年的恋人拽回去惩罚到半夜的情况下,还没有睡够两个小时,又无情的被耳边震耳欲聋的声音吵醒。

  27岁的瓶子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爬下客房的床,连眼睛都没怎么睁就一路熟练地摸到了拐角处的厕所去放了水。在爽快的放完水后,他迷糊糊的提上昨天晚上并不存在于身上的内裤,然后又熟练地摸到了主卧,带着一身清晨的凉气钻入被窝,将睡得并不沉的蕾丝揽入了怀里。

  27岁的蕾丝被这突如其来的怀抱冰的一激灵,下意识就要挣脱出来,却被瓶子一把扣住。对方嘟嘟囔囔的不知道骂一句什么,凑过去在他唇上啄吻了一下,然后便搂着蕾丝继续呼呼大睡。

  逐渐清醒的蕾丝被这一个吻亲的直接懵逼了。他不再敢有什么动作了,只能僵硬的缩在对方怀里盯着天花板,一遍一遍地过着脑袋里的记忆。

  从昨天下午在群里边阴阳怪气瓶子加拐弯抹角邀请他来自己家凑合一晚,再到自己一点下播后和zoo他们几个打ow达到了四点半睡觉,每一丝出现在记忆中的细节都被他一点一点地抠了出来,然而他依旧没有发现到底是哪里不对。

  24岁的瓶子在大吼完后依然怒气不减,他胸膛一起一伏的,狠狠地盯着床上正在慢慢爬起的另一个人。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30岁的蕾丝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只是因为被折腾了一晚没有睡够而有些起床气,低声骂了一句,“神经病,大早上的吼个屁。”

  这一句蕾丝反应过来了。他有些心虚的别过了脸,话里面也不觉得带了些撒娇的味道,“…啧,差不多得了嘛。”

  不就是跟他们嗨到半夜三点嘛,又没真的做什么。再说了,昨天就瓶子折腾他那个劲,到今天也真的该差不多消气了啊。

  瓶子气得几乎说不出来话,而对方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甚至打了个哈欠,慢慢地扯过床头的外套披上。

  他看着蕾丝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突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扯着蕾丝的手腕,将他重新按回了床上。

  “你把话给老子讲清楚,昨晚到底是他妈怎么一回事??什么时候爬上我的床?然后…然后…这……”在目光接触到对方起伏胸膛上那一大片不堪入目的痕迹时,他的声音猛然就底气不足的消了下去。瓶子猛得别开眼,然而纵使平常满口开黄腔到了现在那个词却依然说不出口,嗫嚅了半天,到最后只是整的自己脸越来越爆红。偏偏人还压在蕾丝身上,于是蕾丝就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小三岁的男友像个纯情处男一样,压在他身上,说着奇奇怪怪的话,偏偏脸还越来越红。

  蕾丝懒得动弹,他机灵的小脑瓜转了两圈,最终得出了自己小男友只是因为吃醋且不满足于是想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妄想梅开二度的结论。于是,他简单粗暴地伸手握住了瓶子某个玩意,面无表情的抬头说道:

真人百家乐

上一篇:直击沪上2020高考首日 上海公安为学子保驾护航


下一篇:波特瑛哥哥_Potter In